管子学刊

2022, No.142(04) 17-27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郭沫若《管子》研究没有剽窃马非百《管子轻重篇新诠》考
A Textual Research on GUO Moruo's Research in Guan Zi Being No Plagiarism of Guan Zi Qing Zhong Pian Xin Quan by MA Feibai

廖久明;

摘要(Abstract):

吴营洲的《马非百与郭沫若》发表后,在社会上产生了较大影响。结合相关材料可以知道,“马非百将其十数年的研究心得,写成文稿,让学生交给当时的权威杂志《历史研究》”的“文稿”不是《管子轻重篇新诠》第三稿,应该是发表在《历史研究》1956年第12期的《关于“管子”“轻重”篇的著作年代问题》,它确属“初稿”。郭沫若研究《管子》的《侈靡篇的研究》《管子集校》问世于马非百的《关于“管子”“轻重”篇的著作年代问题》脱稿之前,前者不可能“剽窃”后者。根据考证可以知道,郭沫若的《侈靡篇的研究》不可能“剽窃”马非百的《管子轻重篇新诠》,《管子集校》对《管子轻重篇新诠》“引用过近百条”是“集校”这一研究方法本身所要求的。由此可知,郭沫若“剽窃”马非百的说法不成立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郭沫若;马非百;《管子》研究;《管子轻重篇新诠》;剽窃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 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“回忆郭沫若作品收集整理与研究”(15AZW011)

作者(Authors): 廖久明;

DOI: 10.19321/j.cnki.gzxk.issn1002-3828.2022.04.02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